?? 導航

行業新聞

行業新聞公司動態

李廷懷——“偷”來的汝瓷大師

2020-10-17 15:47:51 298人 已讀

       從一個普通的汝瓷廠工人,到生產經營科長、廠長助理,再到副廠長、廠長,李廷懷的陶瓷之路仿佛與拉坯、配釉、燒瓷聯系得并不是十分緊密,為何他搖身一變成了享受國務院特殊津貼的中國陶瓷設計藝術大師?

       用李廷懷自己的話說,他的這個大師是來的。

 

      “汝瓷是汝州的一張靚麗名片,不管是在器型上、顏色上,還是文化價值上,都深深地吸引了我,我從小就有個汝瓷夢。

       出生在汝瓷之鄉的李廷懷,從小就聽村里人講過宋代汝瓷的輝煌歷史和有關汝瓷的傳奇故事,至今,有兩個故事還深植在他的心中。

       第一個故事,以前原臨汝縣的一個村子里有座廟,廟的屋脊上放了一件汝瓷。黃昏時分,它都會隨著光線的變化而變幻出奇異的光彩,附近的老人小孩一到傍晚就會去駐足圍觀。

       第二個故事,1958年,汝瓷豆綠釉研發成功,汝瓷廠1962年參加了廣交會,豆綠釉的仿古汝瓷全都被日本人買走了。連日本人都知道這么一句話:家有金銀萬貫,不如汝瓷一片。

       這兩個故事對李廷懷影響極大。讓我從小就對汝瓷有了濃厚的興趣。一是覺得這東西太神奇,二是覺得它非常珍貴。

 

       從小受汝瓷的影響,1975年中學畢業之后,李廷懷想進汝瓷廠當一名工人。可是由于當年招工分配原因,李廷懷先進入了原臨汝縣國營水泥廠當了一名化驗組的實驗員,直到1977年才被調到原臨汝縣工藝美術汝瓷廠。

      不過,李廷懷是幸運的,因為那時正是汝瓷復興的重要節點。19536月,周恩來總理指示:發掘祖國文化遺產,恢復汝窯生產。所以,在上個世紀五十年代為肇始的半個世紀里,原臨汝縣工藝美術汝瓷廠在郭遂等一線技術人員及有關專家的共同努力下,歷經成百上千次的實驗和失敗,豆綠釉、天青釉、天藍釉等失傳近千年的釉色相繼問世。李廷懷貪婪地汲取著這些營養,為一件件失傳千年的汝瓷重生而默默激動。

       “那時候,我只是一個倉庫保管員,不能直接接觸制作汝瓷,但我身邊始終帶著一個本子,工作之余就虛心地向老師傅請教,留心觀察、學習,清清楚楚記錄著哪個材料出庫多少、配料用多少等等。李廷懷回憶說,當時,老師傅配料不用稱,全憑感覺隨手一抓,他看到后,把這憑感覺的配料稱了稱,也記在本子上,把所有的配料數據弄精確后,一有機會就趕緊實驗、調配,并把得出的數據記在本子上。

       “這相當于是偷師學藝啊。李廷懷笑著說。

       之后,由于很快學會了汝瓷的燒制技藝和釉色配料,李廷懷還參與了廠里多道技術難關的攻破工作,他也先后被推舉為生產經營科長、廠長助理、副廠長、廠長。

       “我是個很要強的人,一旦認準的事,就一定要干,還一定要干好。

 

       2004年,汝州發現了張公巷遺址,一批宋汝瓷出土。許多專家驚呼,這里正是當年汝瓷的官窯所在地。李廷懷發現,張公巷的汝瓷和之前清涼寺遺址發掘的不同,釉色不是純正的天青色,而是呈現一種特別的卵青色,并且,它薄胎薄釉,魚鱗開片,顯得比清涼寺汝官瓷更加典雅和華美。

       李廷懷想,如果能把張公巷卵青釉的汝瓷仿制出來,一定很有賣點。而當時,國營的汝瓷廠已經解散,一介下崗職工的李廷懷要想破解張公巷官窯的秘密,只能靠自己的力量。

       “那時候,我身體出現了不適,極度虛弱,體重更是從160多斤一下子瘦到100多斤,連走路都困難。因為看病,家里已是家徒四壁,可我還是放不下我的汝瓷夢。李廷懷說,當時他想自己建廠,但是卻沒有資金支持。不肯向命運低頭的他去了工廠販煤賺錢,一干就是兩年多,2004年,他通過沒日沒夜拉煤積攢下來了5萬元錢,這才使他得以實施了謀劃已久的造窯計劃。很快,李廷懷就建立起了自己的小型窯廠。

       在此之后,年過半百的李廷懷滿懷著對汝瓷研究的執著,靠著借錢貸款和原汝瓷廠的技術團隊創立了廷懷汝瓷研究所,走上了自己的陶瓷人生。為了恢復張公巷遺址的瓷器,我一次次地進行燒制實驗,一次一次地拿著樣本去北京請教專家,工人的工資發不起了,自己的老婆孩子齊上陣,但迎接到的仍是一次又一次的失敗。2006年,我走不動了,去不了北京了,也覺得這事是徹底沒希望了。突然有一天,一個靈感冒進腦子里,會不會是我沿用的老方子里的某兩個原料的比例出了問題。我重新勾兌,這次竟然很快就成功了。無論是釉色、開片,都和張公巷的一模一樣!遙想當年造瓷的艱辛,李廷懷說,凡事他都親力親為,不管再苦再難,他都不肯放棄,因此他的窯廠也成了汝州最早具有宋代柴窯燒制能力的瓷窯之一。

 

       “汝瓷的顏色不應該只有傳統器形上的那四種,我希望可以開發出更多的釉色,讓汝瓷的顏色更加豐富多彩。

       成功地研發出了天青、豆綠、月白、卵青釉汝瓷之后,李廷懷的企業開始風生水起。但他并不滿足于這條復古、仿古之路。他心里裝著一個更大的夢想——汝瓷創新。

       “比如玉青釉,為了開發這個釉色,我整整用了兩年時間。我敢說,玉青釉已經可以與和田玉相媲美。它從外觀上超越了宋汝瓷。宋汝瓷是不透明的,但是我的玉青釉瓷,晶瑩剔透,你倒水進去,從外邊都可以看得清清楚楚。李廷懷說。

       “玉青釉瓷從研制到開發,我都頂著巨大的輿論壓力,還曾受到好多人的質疑,他們說這個不是汝瓷,因為宋朝沒有這個釉。難道宋朝沒有這個釉,現代汝瓷就不能有這個釉嗎?我是想不通這個理兒。李廷懷說,同樣兩座觀音菩薩,一個是香灰胎天青釉,一個白胎瓷玉青釉。白胎瓷玉青釉晶瑩剔透,線條突出,耳目清晰,而香灰胎天青釉的胎釉厚重,五官不清,你覺得哪個美?

       李廷懷覺得這些都不重要,市場才是檢驗真理的試金石。玉青釉是新東西,像棵幼苗,因為不了解,所以有人認為它是毒草,喊著要砍掉。但我偏偏要把這棵毒草保護、發展壯大起來。李廷懷說道。

 

       在器形方面,李廷懷更是有想法。宋汝瓷傳世數量極少,并且它們的器形相當多數現在看已經過時了,沒有實用性,現代汝瓷的器形,一定要融入新的時代文化。”2005年至今,他創作的汝瓷涵蓋瓶、尊、爐、洗、碗、盤、獸、人物、茶具、文具等11大類,400多個品種,其中貔貅、珠寶古幣爐、富貴團壽盤、牡丹盤、望天吼、運財龜、中華龍尊、中國和諧瓶、松鶴延年等19大系列產品獲國家外形設計專利,1項獲發明專利,4項已獲專利受理,專利總數達到24項。

       現如今,廷懷窯已和清華大學藝術學院、平頂山學院等大批院校聯姻,邀請藝術院校的師生為現代汝瓷的設計注入一些更加新鮮和時尚的奇思妙想

 

QQ

郵箱

hkeocp@163.com

頂部